全球显示面板业正处于低谷期,近期日本JDI公司寻求新增投资、郭台铭考虑出售广州10.5代线的传闻纷起。

图片 1 热点栏目
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

原标题:谁解TCL李东生的股价之惑

8月13日,TCL集团(000100.SZ)董事长李东生在半年业绩交流会上向第一财经表示,他对行业里一些面板业重组机会是“有想法”的,但并购是高度保密的,无法透露进一步情况。

原标题:TCL李东生解读半年报:华星净利10.2亿 面板低谷还有两三年

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8月13日半年报业绩交流会即将结束时,给了媒体一个“彩蛋”——为何TCL股价这么低,请帮求解。8月14日,TCL集团股价应声上涨了4.64%至3.38元/股。即使这样,TCL集团的市值也只有458亿元,仅为京东方1343亿元市值的三分之一,市盈率不到后者一半。

李东生认为,全球显示面板业的低谷期还有两三年,产业集中度将会提高,行业并购重组是必然。

李东生表示:“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带来市场需求增长放缓,产业处于低谷区,无论是TFT、LTPS、AMOLED都会面临相同的低谷期,我认为至少两到三年。”

作为中国第二大显示面板企业华星光电的母公司,今年初借超高清、OLED概念,TCL集团在3月底股价一度冲高至4.34元/股,比年初2.50元/股上升了七成。今年4月1日TCL集团完成上市公司资产重组,把彩电、空调等家电业务剥离,转型为以华星光电为主体的半导体显示科技集团。

TCL集团旗下华星光电已积累了技术与经验,上半年TCL集团又有60多亿元现金,所以有能力去做并购、整合。“找我们的人很多,我们在评估”。李东生说,并购将围绕主业来做,同时要保证对企业短中长期的影响是可控的。

8月13日,TCL集团在媒体沟通会上解读其2019年上半年财报,这也是TCL重组后公布的首份业绩。

没料到,4月份之后TCL集团的股价跌跌不休,8月更大幅下探至近3.10元/股。上半年,华星光电收入增长超三成,在行业低潮期仍然保持盈利,而且TCL集团花了15.6亿元回购股份,李东生也增持了超过1.7亿股,无奈股价仍然低迷。所以,李东生才发出“股价为何这么低”的世纪之问。

华星光电已是全球第四大液晶电视面板供应商,随着深圳11代线年底满产,下半年行业排名将“坐三望二”。最近,荣耀发布智慧屏备受瞩目。李东生透露,TCL华星与主流彩电企业都有合作,华为接下去会有65英寸产品,TCL华星是电视面板供应商之一。

会上,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针对股价再次抛出疑问:“给大家提一个问题,你们分析一下,我也想知道结果,为什么TCL和同业比,我们股价会低那这么多,我们PE只有同业的1/3,分红率是同业的3倍,各项经营指标、周转指标都比同业要低、要优,搞不明白为何股价那么低,大家有什么心得可以直接给我发邮件。”

谁能解李东生的股价之惑呢?

上半年受电视面板价格下跌影响,华星光电销售收入163亿元,同比增长33.5%;但净利润10.2亿元,同比下降7.8%。小尺寸面板成为主要增长动力,上半年武汉6代LTPS-LCD生产线满产,产量每月5.5万片基板,主要客户是三星、华为、小米,销量、销售收入、净利润均同比增长超3倍。

截至8月14日收盘,TCL集团股价涨4.64%,报3.38元。

首先看大的宏观环境。TCL集团处于制造业领域,而中国制造业今年内外承压。外部,贸易摩擦、汇率波动带来不确定性因素;内部,房地产市场疲软,拖累彩电、手机以及上游面板的需求。TCL集团的股价也脱离不了这个大环境。

不过,目前中小尺寸柔性OLED面板产能扩张很快。据8月12日晚公告,武汉华星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预计2019年第四季量产;深天马(000050.SZ)则公告,已签约在厦门建设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,总投资不超过480亿元。

在记者看来,李东生对于这一疑问其实有自己的答案,否则也不会在今年大刀阔斧地进行科技化转型、架构重组。

其次看行业。资产重组前,TCL集团以家电为龙头,不过其白电处于二三线阵营,彩电处于一线阵营、全球销量前三,但是彩电均价今年急速下滑、盈利大幅降低。今年二季度,剥离家电业务后,TCL集团并没有更名,普通投资者对其以半导体显示为主的科技集团形象,印象还不深。

IHS分析师吴荣兵认为,未来中国大陆AMOLED产能逐步提高,预计会对供需关系有较大影响,可能会进一步挤压LTPS-LCD等其他技术的生存空间。

今年4月,TCL集团完成重组剥离智能终端及配套业务,TCL集团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,也终于让旗下面板公司华星光电“单独上市”。

李东生坦言,曾考虑把上市公司名称改为华星光电或TCL华星,后来放弃。因为半导体显示板块,除了华星光电,还有华睿、聚华等新材料和新技术公司,此外还有金融板块。

行业预测柔性OLED屏增长快,所以近年中国、韩国都加大对柔性AMOLED面板的投资,产能是否过剩,目前还难以评估。这两年,全球柔性AMOLED新增产能50%来自中国大陆。LTPS-LCD屏会受到柔性AMOLED屏挤压,像2020年苹果将有三款柔性AMOLED屏的手机,同时LTPS-LCD屏也会挤压a-SiLCD屏。

从第二季度开始,电视等家电业务就不再并入报表,在面板行情低迷的情况下,TCL集团业绩如何?

除了旧“帽子”没变,TCL集团股价低迷更重要的原因是,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正处于低谷期,至少还将延续两三年。华星光电是全球第四大彩电面板企业,但彩电面板正陷于价格战,连日韩企业都亏损,而其小尺寸面板增长很快,不过最热门的柔性OLED屏要到年底才投产。

上半年,日韩面板企业均出现亏损。今年7月三星将一条月产能为12万片玻璃基板的8.5代液晶面板线关停,表明行业进入谷底。市场近期还传言LGC将出售偏光片业务,进一步证明了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链加速向中国大陆迁移的趋势。

根据财报,上半年,TCL集团备考口径实现营业收入261.2 亿元,同比增长
23.9%;实现净利润26.4 亿元,同比增长
69.9%;归母净利润20.9亿,同比上升42.3%。

为了抚平面板业的周期性波动,TCL集团搭建了“产业+金融”的双轮驱动业务架构,金融板块投资了上海银行、宁德时代、寒武纪等优质公司,单是上海银行每年就可贡献约10亿元利润。不过,金融业务再优秀,也是“绿叶”,“红花”仍然是半导体显示产业。

面对哀鸿一片的全球面板业,李东生预计产业低谷期至少延续两三年。从中长期看,最终将达到产销平衡。理由有以下几个:一是传统显示市场的需求仍在增长,如果每年面积增长10%,就可消耗一条新增11代线的产能;二是新增显示需求,如商用显示、智慧屏;三是海外新兴国家市场,像印度去年彩电销量1200万台,仍有成长空间;四是技术创新,如叠屏液晶电视,性能与OLED电视相仿,一台产品消耗两块屏,又如AMOLED的折叠、全柔性、屏下摄像等技术。因此,他对中长期前景看好。

按照TCL的解释,备考口径,是指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数据都不包含重组业务,主要是面板和金融创投业务。

只有主业强大,才具备真正的投资价值。今年TCL集团首次向全球开放13个对外合作的技术项目,希望突破量子点材料、印刷显示等关键技术,在下一代显示技术领域抢占先机。目前,中国面板业的核心设备、核心材料仍然依赖进口,新工艺、新材料、新设备突破之日才是TCL股价的春天。

2019年,面对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,制造业更加注重效率和质量,据了解,TCL也像华为一般,进入“战时状态”,提出“求生存”、“谋发展”的主题词。

第三看企业。TCL集团目前市盈率为13.76,京东方则达到29.85,可以说TCL集团仍停留在家电类上市公司的估值水平。两者比较,京东方面板业务规模更大、生产线布局更完善,其彩电、手机、电脑、平板、显示器的液晶屏出货量均居全球首位;华星光电在面板业的地位有待进一步提升,未来几年随着两条11代线和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的量产,其成长性和价值才会逐步体现。

华星供应华为65吋智慧屏

京东方近年谋求在重资产与轻资产业务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。面板业动辄百亿的投资不可能无止境,在面板产能已经十分庞大的情况下,关键是应用,着力在物联网时代,让“显示无处不在”变为现实。京东方在智慧显示、健康医疗上铺设新赛道,将显示、传感技术转化为多种增值解决方案。

TCL集团的主营业务,由深圳华星、武汉华星,广东聚华及半导体材料华睿光电,以及产业金融与投资创投业务两部分组成。

TCL集团的“产融互动”模式,其实是异曲同工。面板是重资产,资本折旧压力大;金融是轻资产,利润较高,一方面帮助面板业布局产业链上下游生态,另一方面抚平面板业的周期起伏。借鉴同行经验,TCL集团在结合各行各业需求,提供超高清显示解决方案方面,还有很大发展空间。8月16日,TCL集团的兄弟企业TCL电子将在深圳发布55英寸智屏产品,也许是一次新尝试。

其中,核心的华星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2.8亿元,同比增长33.5%;净利润10.2亿元,同比下降
7.83%,主要原因为显示产品价格大幅下降。

金融创投业务扣除资金利息成本之后实现收益3.68亿元,这部分业务为TCL集团带来稳定的收益和现金流,来平衡面板行业的周期性波动。

目前,华星光电项目总投资达1891亿元,国内主要聚集在武汉、深圳两个城市。今年,华星也在印度做了布局,TCL集团高级副总裁、华星光电CEO金旴植向记者介绍道:“印度项目正在建设,未来将达TV年产量5000万台,小尺寸模组产能年产量达1.8亿的产能。”

从全球市场份额来看,根据群智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中国大陆面板厂出货数量占全球总量的45.8%,从2019年上半年出货数量的排名来看,京东方、LGD和群创光电分别名列前三,华星光电排名第五。

在上半年全球手机面板出货量上,华星光电排名第六。不过,TCL集团方面表示,中小型面板上,华星光电今年已经打入了高端和旗舰手机市场。

至于华星的客户方面,外界最关注的莫过于华为近期的智慧屏供应。李东生表示,华为是我们的客户,华为会发布65吋智慧屏,TCL是供应商之一。

他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主要客户上,大屏最大的客户是TCL,第二大客户是三星,国内的品牌电视都是华星的客户,从华为来看,从小量开始增长,接下来会继续增长;小屏上现在三星是最大的客户,华为和小米也是小屏的客户。”

同时,李东生还强调:“我们和B社的业务很像,有大屏幕和小屏幕。我们固定资产投资额并不高,折旧费率高,折旧快,对当前利润有冲击,但是我们经营利润率比行业高。华星到今天做了10年,没有出现过年度亏损,在最难的情况下只是赚钱少。”

面板低谷将持续两三年

整体而言,面板市场面临挑战。群智咨询分析师向记者表示,TV面板上,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不如预期,区域政治经济摩擦给全球经济形势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。同时,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消费者购买能力下降,终端销售下滑,面板需求疲软。面板产能维持高速增长,供需严重失衡,面板价格加速下跌。

而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面板市场经历了“钟形”起伏,一二月份受整体市场需求低迷的影响,出货持续处于低水位状态,三月份起,受品牌客户订单调整及拉货节奏的加快,面板市场一度出现供应紧凑现象,出货量持续攀升,但转入5月份后,智能手机面板出货又再次下滑。

一方面,业内在关注产能过剩的问题。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,国内的投资还在持续,近日,深天马拟在厦门建设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项目,主要供给手机。华星光电的t4AMOLED产线也将在今年第四季度爬坡上量。

李东生谈道:“现在手机中小屏,柔性OLED将会快速增长,过去几年韩国、中国在柔性投资方面很大,至于这个投资会不会造成新的产能过剩,现在评估比较困难。LTPS会不会被挤压?我认为会受到一定的挤压,但是LTPS也会向下挤压A-SI的市场。”

同时,他表示:“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带来市场需求增长放缓,产业处于低谷区,无论是TFT、LTPS、AMOLED都会面临相同的低谷期,我认为至少两到三年。”

不过李东生对产业中长期仍看好,比如全球面板出货面积在增长、商用显示增长迅速、新的电视产品也在上市,同时技术也在迭代。

另一方面,面板的行业并购重组增加,比如日本JDI寻求卖身,最近也传出广州增城超视堺高世代产线要出售的消息。对此,李东生则表示,从行业发展的趋势来看,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,行业并购重组是必然的。“另外,我们有能力做进一步重组,但是怎么样的选择标准、进展如何?这些情况我们在项目进行到适当的阶段会披露。”

相关文章